您好,欢迎来到北京赛车PK10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小车 正文

亚运会|电竞“入亚”容易“入奥”无门

时间:2019-05-06 18:50:53小车作者:小车


若非场馆周遭铺天盖地的“雅加达2018”海报,电子竞技的亚运会首演似乎与商业赛事并无区别。从环抱式的场地布置,到荧幕上精准而又敏锐的视频回放,这个完全由市场驱动的时兴项目,为屡遭诟病“脱离时代“的亚运会展示着高效运营体系的同时,也始终在挖掘着自身与竞技体育相似的内涵。

无论是夺得《英雄联盟》(LOL)冠军后,中国队选手身披国旗领奖时的激动神情,或是中国电竞队教练李托描述集训生活时的那句“一睁开眼就是训练,结束早已是半夜”,职业电竞选手与传统体育项目运动员间有着诸多相似之处。即便只是作为表演项目,目前来看,这依然是一场双赢的合作——电竞为亚运会吸引了睽违已久的年轻受众市场,而亚运会则为饱受争议的电竞提供了“竞技体育”的权威身份认证。在电竞即将于四年后成为杭州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的背景下,在不少人看来,电竞结缘奥运会似乎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然而,现实真的如此吗?仅从项目设立角度而言,亚运会较之奥运会有着宽广得多的包容度,以及更低的底线。入亚与入奥之间并非隔着一层窗户纸,而是截然不同的两道门槛。在SKY李晓峰等电竞名宿将这一项目与棋牌等智力运动进行类比时,他们或许并未意识到,桥牌是现役亚运项目,而国际象棋则是“退役”项目,围棋和中国象棋也曾在八年前短暂亮相过广州的亚运舞台。在那一年同样颇具争议性地完成亚运首秀以及唯一一次登台机会的,还有以拉丁舞为代表的体育舞蹈。从曾经两度入围亚运的板球,到始终存在感稀薄的卡巴迪、壁球、藤球和保龄球,出于鼓励地区性项目、照顾东道主利益等种种现实因素考虑,许多小众甚至冷门项目都走进过亚运会的大雅之堂。以上提及的这些运动,唯有板球曾在夏奥会有过一次短暂亮相,但得追溯到遥远的1900年,甚至比亚运会的创办悠久得多。

高强度的重复训练、全职投入的专业选手、公平的竞赛环境,电竞与传统体育项目间的这些共性,围棋、象棋、国际象棋同样具备。仅有的区别在于,已具备完善商业模式的电子竞技能聚集社会的关注与投入。而在经历长期的观念扭转后,后者的竞技体育项目身份已被社会接受。在某种程度上,植根于电子游戏产业的发展根基,是电竞长期处于污名化状态的源头。正如SKY李晓峰在回忆转向职业历程时所言,投身电竞有时就意味着“众叛亲离”。即便今天,偏见仍在,但这却并非问题的全部。

在本届亚运会所设立的电竞项目中,除了模拟足球比赛的《实况足球》外,其余对抗游戏均涉及杀戮、暴力等元素。这也就是为何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会在去年提出,部分竞技游戏“与奥林匹克规则和精神相悖”。尽管德国人此后有所松口,但仍明确指出,奥运会更倾向于那些模拟真实运动的游戏。但在电竞产业中,体育类游戏无论从市场占有率还是关注度,均无法与那些“暴力”游戏比拟。近来与国际奥委会有着密切联系的亚洲电子竞技协会(AESF)主席肯尼斯·福柯坦言,电竞能否入奥的关键不在于市场或商业,“这取决于国际奥委会以及全社会都这些游戏的态度。”就在板球参加奥运会的1900年,巴黎的奥林匹克盛会还设有一项射活鸽比赛。这项运动在欧洲一直兴盛到上世纪60年代,但在早年由欧洲人主导的奥运会只存在了一届,因为其“血腥杀戮”违背了奥林匹克精神。大多数运动项目都可以在远古时代找到暴力的前身,但现代奥林匹克运动通过规则设定将运动现代化,去除了其中不合时宜的原始部分。而一些电竞项目却虚拟还原了被现代社会打上马赛克的部分。要让整个主流社会接受这一点,或许需要更多的时间。

另一方面,电竞项目的生命周期极其短暂。由于科技发展的不可预知性,单个项目的未来难以预测。体感、VR等技术发展不断改变着游戏形态,自然也会让项目(或者说某个电子游戏)的兴盛时间很难与传统竞技项目相比。人们可以看懂100年前的足球比赛,但10年时间就足以令电竞比赛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项目的剧变也加速了电竞明星选手的代际更迭,在这个领域里,很难找到如同费德勒那样在巅峰一站就是十数年的超级巨星。

更残酷的事实是游戏厂商主导着电竞业的绝对话语权。没有这些厂商,便没有整个行业。这一绝无可能发生根本改变的现状,也成了阻挡电竞入奥的最大障碍。电竞项目的设置、规则、赛制乃至选手间的实力天平,都直接由游戏厂商决定。而行业协会以及运动会的主办方,所能扮演的角色颇为尴尬。

在与盘根错节的汽车工业紧密相关的赛车领域,厂商的话语权也曾是被广为诟病的话题。每次技术改革的讨论中,总会涉及引擎、轮胎供应商等零部件供应商,以及掌握多项核心技术的大车队的博弈。电竞游戏的版本更新与F1赛场技术改革类似,每逢新版本问世,总不可避免地伴随着某些特定战术以及部分顶尖玩家的陨落。但至少,中立的国际汽联依然掌控着F1、勒芒拉力赛等王牌赛事的技术和规则改革的最终决定权,而电竞行业协会们又能做些什么呢?

高度商业化的赛车运动从来都没接近过奥林匹克舞台。相比之下,电竞入奥的难度甚至比赛车更大。现代奥运会发展到今天的规模,依靠的是奥林匹克精神的传承和严密的商业化运作。如果《英雄联盟》的厂商不是奥运会赞助商的话,奥运会又怎会设立这个单项?而按照赞助商排他性,又将一律不得设立其他厂商的项目。这个逻辑悖论是奥运会在过去从未面对过的局面,目前看来似乎也是一个无解的问题。

(本报雅加达8月29日专电)

作者:本报特派记者 谢笑添编辑:占悦责任编辑:沈雷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