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北京赛车PK10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创投 正文

也许真的有一天,自由也是口号——关于《图书馆战争》

时间:2019-05-07 23:49:37创投作者:创投


图书馆自由宣言

第1 图书馆拥有收集资料的自由

第2 图书馆拥有提供资料的自由

第3 图书馆严守使用者的秘密

第4 图书馆反对一切审查

【图书馆的自由遭遇侵犯时,我们团结一致,为自由斗争到底。】

这是真实存在于日本的,图书馆自由宣言。

今天我们要讲一个故事,是一个少女漫故事。

2014年,高中女生笠原郁在书店里为一本等了十年才等到续集的童话感动落泪,却正好遇上良化队例行审查。笠原宁可被当成小偷也不愿交出书,幸好得到一位挺身相助的图书队队员解围,从此就把那名(既不知道姓名也不记得长相的)图书队员当作自己的王子,并满怀着对王子的憧憬,在五年后成为了关东图书队的一员。

这个看起来很少女漫的开头,却有一个一点都不少女的背景设定:所谓“良化队”,顾名思义就是《媒体良化法》的爪牙,而《媒体良化法》的要旨,则是打着“取缔毒害青少年的不和谐出版物”的旗号,对已出版的书籍肆意检阅查封。为了与之对抗,旨在保护书籍与维护图书馆自由的《图书馆法》应运而生,两法并行三十年后,“良化队”与“图书队”的对抗已经演变为经常性的武装火拼……有没有隐约感觉到什么?

故事本身固然是又感动又热血,不然不会改编动画又改编真人版电影,但是除了让人脸红心跳的故事剧情之外,背景设定更引人思索。

《媒体良化法》成立的真实动机,是为了保护部分政客个人利益,但由于在日本一旦立法就不能废除,想要与《良化法》对抗,就只能依仗另一部能与之抗衡的法律,即由《图书馆自由宣言》引申出的《图书馆法》。

当然,从常识上来说,一个和平、稳定、统一的国家内部很难有可能出现两支彼此对抗的独立武装,这也是《图书馆战争》的背景设定最为人诟病之处。就连故事里的小牧自己都说“我们的社会因为政治策略的复杂交错才变成了这样,要是被一个身处没有‘媒体良化法’和‘图书馆自由法’世界的人看见了,反而会觉得滑稽可笑吧。”——而当时他正与笠原一起躲避良化队的追击,保护一本被称为“预言书”的重要书籍:美国作家雷布雷德伯利的《华氏451》。

华氏451度,是纸的燃点。《华氏451》的男主角蒙泰戈是一名消除队员,十年来一直做着焚烧违章书籍的工作,直到有一天他遇见一名少女,并通过她认识了其他人——一些被称为流浪学者的人,他们沿着废弃的铁轨逃亡,每个人负责一字不漏地记住一本书,通过这种方式,将已经被毁掉的书籍留存给未来。

这本书或许就是完成《图书馆战争》的世界观的重要灵感来源,而藉由图书队员之口提起它,将它作为“预言书”来珍视与保护,则显然是再诚恳不过的明确致敬。知道有书被烧毁、可以通过记忆拯救被毁掉的书是一种幸福,远胜过《1984》里的情形:你不会知道,也不会记得有些书已被篡改,也不知道并且不记得有些书曾经存在。

《华氏451》向来被归为反乌托邦类小说,但与著名的反乌托邦三部曲《1984》、《我们》和《美丽新世界》不同的是,它并未详细描述那个需要烧毁所有“违章”书籍的世界的背景设定,只是用诗一样的文字举重若轻地讲述着深远的预言。而《图书馆战争》真正想要描绘的,当然也同样不是那个并行《媒体良化法》与《图书馆法》的年号为“正化”的日本,而是用极端化的故事背景与激烈的剧情冲突来突出的主题:少女的成长是主线,对书籍所担负的知识与自由的珍视、守护与向往是主题,同时更有蕴藏在故事设定本身中的隐喻:

《华氏451》中,用来销毁书籍这一人类文明的重要载体的,是文明的起源,火。《图书馆战争》中,用来保护书籍的,是暴力的道具,武器。

用为人类带来文明的火焰,去焚毁智慧的结晶,文明的火种;以最野蛮的工具和手段,来捍卫知识的果实,蛮荒的启蒙。这不是寓言,是千百年来反复上演的文明进步与倒退的历史,更有千百万人投身其间,将书籍伪装成废纸,把文字隐藏于图案,用童话来装载讽刺,以荆棘去捍卫理想,用血肉来代替护盾……不是为了战胜什么,推翻什么,只是想要保护知识,以及获得知识的自由,并将这些珍贵的礼物传承予未来。

原本可以言尽于此,但最后,我还是想以那本“预言书”中描写流浪学者们的一段话做结:

“他们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象是跑完了一段长路,经过漫长的寻觅,见过美好的事物被焚毁,如今已垂垂老矣,聚在一起等待曲终人散,灯干油尽。他们并不肯定自己头脑中所记载的一切,能使未来每一个日出发出更纯净的光辉,他们对此并无把握。但他们克敌,那些书储存在他们平静的眼眸之后,完好无缺地等待着将来某一天,那些手指干净或肮脏的读者再来翻动。”

Top